首页-会员服务平台-战略合作伙伴-网上展厅-医药招商-资讯中心数据中心政策监管研究开发健康养生医药企业华源企业网娱乐影院名站导航网站地图注册
医药代表会不会消失?医药企业的路在何方?
  • 作者:未知    文章来源:赛柏蓝    点击数:    更新时间:1/13/2020
字体:【 】【收藏本站】【打印】【关闭】      我来说两句
  医药网1月13日讯 如果说2009年的“深化医改元年”尚是襁褓中的婴儿,那么十年后的2019年“深化医改”就像朱自清笔下的春,欣欣然睁开了眼,跑起了步,每寸阳光经过的土地,继续着枯荣盛衰的四季。
 
  但当它轻轻一颤,又彻底改变了我们原来的生活,就像带量采购“地震”中轰然倒塌的药品、不可逆的一致性评价、消失不见的医药企业和代表。
 
  医药行业还值不值得干?
 
  现状:过去40年来,医药行业从1978年全国工业总产值的72.8亿元到2017年近30000亿元,翻了412倍。
 
  40年以来平均保持每年两位数的增长势头,而在过去30年来,始终保持平均15-20%以上的增速。作为国民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不管是经济下行时期还是紧锣密鼓的医改时期,行业增速都持续高于国内生产总值。
 
  趋势:2025年,我国60岁以上的老年人将达到三亿,占总人口的20%以上。人口老龄化将引发巨大的慢病医疗市场扩容。
 
  诊疗的升级,人民对健康需求的提升,在不断增加医保基金消耗的同时,也将持续给医药市场带来增量。
 
  2019年前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增速是6.2%;其中医药制造业营收增长率是8.4%。医药行业依然是高增长行业,依然是国民经济中增速最高的。2020年是中国的小康年,人均GDP从1978年的156美元,到超过1万美元,人民对生命健康需求的向往将会越来越高。
 
  医药代表会不会消失?
 
  现状:伴随着中国经济30多年的快速增长,中国医药市场出现了近乎野蛮似的疯狂增长。这里面,医药代表“功不可没”。
 
  最早的大冢、施贵宝、华瑞、西安杨森和苏州胶囊等第一批在华合资企业,开始逐渐成立——当时的医药代表只有上百人,现在已经上升至二三百万。
 
  早年的第一批医药代表,已经完成了华丽的转身。即使近些年国家承认医药代表这个职业,但依然没几个人敢出去说“我是做医药代表的”。
 
  究其原因,医药代表的群体中,有一部分人玷污了医药代表这个神圣高尚的职业。他们大多数不懂学术营销,只会拼点数,只会做客情。随着带量采购、Drgs、一致性评价、重点目录监控、医保谈判等一系列政策纵向深入,医药代表的生存空间越来越窄了——很多人开始陷入深深的思考和迷茫。
 
  趋势:医药代表不可能也不会消失。任何人的职业生涯都离不开萌芽期,发展期,成熟期到消亡期。
 
  我们应该经历从发展期到成熟期的过渡,拥抱并适应行业的变革。虽然行业增速的红利逐渐消失,行业变革带来的冲击很大。但是挑战和机遇并存,在行业加速去产能过剩化的同时,也会涌现很多新的机会。
 
  比如大量的新兴公司兴起,大量的新产品涌入市场,他们也需要大量的营销人员。只是我们应该去思考如何做一个受人尊敬的医药代表,如何做一个给患者带来获益的医药代表,如何做一个升级版的医药代表。
 
  医药行业还会是一个朝阳行业,医药行业还会是高于GDP增长的行业。但需要医药代表做全方位的升级。请相信,即刻出发是最好的选择。
 
  医药企业路在何方
 
  现状:截止2017年,我国依然有7000多家医药企业,但全国医药工业百强占据了医药工业生产总值的60~70%。
 
  剩下的几千家企业,需要为40%市场的份额在红海里厮杀。医药企业两极分化严重,企业集中度进一步增强,强者恒强,弱者越弱。
 
  长期以来,我国医药市场70%上下的市场份额被仿制药企业霸占,充分说明我国药企的自主创新能力不强。如果说一致性评价犹如一巴掌,拍醒了还在睡梦中做着美梦的医药企业,那后续的带量采购就真的令医药企业家们无法安心睡觉了。
 
  过去的2019年是行业政策高度密集的一年,也是医药工业发展史上重要分化的一年。可以说是一个时代的结束,但也是一个新时代的开启。国家已经从顶层设计了整个医药行业的发展方向,这必将颠覆医药企业的生存空间。
 
  趋势:只有跟着国家政策走的医药企业才有前景,是时候做产业升级了,是时候拥抱国家这个大腿了。
 
  如何拥抱?眼下创新似乎成为唯一的选择。真正要带着药企继续往前走的领导人,接下来应该抛弃过去发展带给你的无数红利和幻想了,没有所谓的大品种,没有所谓的辅助用药,没有所谓的高扣率,没有所谓的高开票,没有所谓的好产品。这些都已经成为过去论和相对论了。
 
  脚踩着土地,你才知道自己是活着的。飘在空中的快感永远只是一时的。
 
  有条件做仿制药一次性评价的,就抓紧时间去做吧,有利润进入带量采购的,挤破脑袋也要进入。有能力跟国家做生意进入医保谈判,就不要犹豫了,有财力有能力有好的靶点或者产品的,那就沉淀沉淀继续研发吧……凡此种种,如果都不具备,趁早卖个好价钱。
 
  孙子兵法说,走为上策,莫不如此。医药企业生产出来的产品,要让他的价值真正的能够惠及大众。
 
  医生的价值再讨论
 
  现状:特鲁多有一句名言:“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
 
  去年底民航医院的杀医案让医生职业这个话题,再次在社会上引起了轰动。《国语·晋语八》:“文子曰:‘医及国家乎?’对曰:‘上医医国,其次疾人,固医官也。”
 
  由此可见,我们大到国家、小到个体都离不开医生。医生是多么高尚的职业群体,他们能为国家趋避除害,也能为患者诊疗疾病。
 
  医生的工作强度大,收入低,陪家人时间少,医患关系紧张,有一个词非常生动形象的形容当前医生的状态:职业耗竭力,指的是个体在工作重压下,产生身心俱疲的?耗竭状态?。
 
  而研究表明,中国医生的?职业耗竭率?实际高达66.5~76.9%。
 
  趋势:去年底,《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获得表决通过,这是我国卫生健康领域内的第一部基础性、综合性的法律。
 
  该法作出明确规定:全社会应当关心、尊重医疗卫生人员,维护良好安全的医疗卫生服务秩序,共同构建和谐医患关系。禁止任何组织和个人威胁、危害医疗卫生人员人身安全,侵犯医疗卫生人员人格尊严。
 
  长期以来,因为以药养医的现实情况,医生的实际社会价值并未获得像全球其他国家那样的认可。现在,国家从医疗层面立法,从医药层面进行带量采购,从医保支付层面进行DRGs,从医院层面绩效改革各个环节,一方面破除了以药养医的机制,一方面在薪酬改革方面,逐步提升医生的价值。
 
  我相信这是需要一定的时间和过程,但我也相信政府办事情的力度和效率。医生的价值正在回归。
 
  患者的获益
 
  现状:你能想象,患者心里的痛苦吗?,“大夫,你只是在观察,而我在体验。”我相信这是大多数患者的真实表现。
 
  查到大病找不到想要的医生,为了挤进北上广,通宵挂不到号,只能花高价从黄牛手里买。挂到了号,匆匆几分钟。内心极度的失衡,对专家的话将信将疑,睡在小旅馆,睡在走廊里,打个地铺,做了手术,匆匆出院,为了后续的康复随访不停的来回奔波。看着天价抗癌药放弃治疗的眼神,对生命的无助和无奈……我坚信这依然是大多数患者真实的写照。
 
  趋势:供给侧的彻底改革,让患者成为深化医改的最直接获益者。毫无疑问,这是睿智的。
 
  2017年上半年国家首次就医保药品目录准入进行谈判,44个拟谈判药品中有36个谈判成功,纳入了药品目录乙类范围,其中一半(18种)为抗肿瘤药物,包括15种西药和3种中成药,与2016年平均零售价相比,谈判药品的平均降幅达到44%,最高达到70%。
 
  2018年初,国家先是为患者建立了组织——国家医疗保障局,这显然加强了支付方的话语权;接着把进口抗癌药品关税降为零,并要求提高财政对基本医保的补助资金、督促推动抗癌药加快降价等;然后,又把没有纳入医保的抗癌药品实行医保准入谈判。10月份,国家将17种抗癌药物纳入医保,平均价格降幅达56.7%,还可以报销50-90%不等。这一度让很多买不起药的癌症患者看到了长期生存的希望。
 
  毕竟健康中国的宏伟战略在于人——过去的2019年,随着带量采购的继续渗透,药品的价格进一步降低;未来,随着DRgs的推进,患者只会越来越获益。
 
  主席说过,永远把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作为奋斗目标。就目前来看,人们最主要的诉求是降低治疗费用和提高新药的可及性,而无论从国家、研究者还是制药企业的层面,大家都在朝着这个方向共同发力。
字体:【 】【收藏本站】【打印】【关闭】      我来说两句
    推荐文章

Copyright © 1996-2007 HYEY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华源医药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