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会员服务平台-战略合作伙伴-网上展厅-医药招商-资讯中心数据中心政策监管研究开发健康养生医药企业华源企业网娱乐影院名站导航网站地图注册
拆解胶囊之乡利益链:企业合并“变异”终酿大祸
  • 作者:朱琼华    文章来源:21世纪网-《21世纪经济报道》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2-4-24
字体:【 】【收藏本站】【打印】【关闭】      我来说两句

“毒”胶囊原本不该问世。

4月20日以来,蒙蒙细雨,烟雾笼罩着整个胶囊之乡新昌儒岙镇,这里生产全国40%的胶囊。这个年产1200亿粒胶囊的小镇,从未如此安静,也从未胆颤心惊,仿佛等待一场暴风雨的洗礼。

面对着窗外的烟雨,该镇年近50岁的胶囊企业老板陈林,点燃一支香烟,讲述半个世纪来,“毒”胶囊的衍生以及背后的利益链。

“毒胶囊有其滋生的土壤。”在陈林看来,现如今在整个空心胶囊产业链中,医药公司为了降低采购成本,致使当地一些胶囊企业铤而走险,致使工业明胶流入医用胶囊。在此过程中,只有医药经销商属于“暴利”。

此次卷入“毒” 胶囊事件的8家企业,年产能达250亿粒,约占当地产能的1/5。“毒”胶囊事件对当地村民是一次巨大的震荡,“这次或许是一次洗礼”,胶囊之乡上下期待。

“毒”胶囊滋生土壤

“这太让父亲失望了。”望着窗外的细雨,潘兴法满脸愁绪,因为他创立的新昌创始有限公司也涉嫌用工业明胶制造医用胶囊。潘兴法,胶囊之父潘光明之子。上世纪50年代,潘光明在上海一家美国制药厂打工。1953年,潘光明回乡,生产出了中国第一粒空心胶囊。

“潘光明确实让儒岙镇富裕了。”新昌空心胶囊行业协会会长、新昌县天龙胶丸有限公司董事长王伟良介绍,在2003年以前,整个行业利润超过20%。可是,现在胶囊竞争异常激烈,都在相互残杀,企业毛利率只有10%,净利润只有6%至7%,现在这里赚钱的企业没有几家。

“胶囊市场,是买方市场,药企有价格谈判优势。”王伟良说。陈林也认为,一方面,胶囊供大于求,整个医药市场,每年需要胶囊数量为3000亿粒,而中国胶囊企业年产能约为4000亿粒。而胶囊生产,技术难度并不大,进入门槛较低,进入者越来越来多。

2010年中国药典明确规定,胶囊的含铬量不能超过2m/g,而欧洲的标准为10m/g。生产明胶所需要的猪牛皮、骨原料非常紧缺,明胶生产厂家便开始寻找廉价的替代品。市场上,食用、医药明胶价格相差非常大,在4万至6万元每吨,而工业明胶1.5万至2万元每吨,价格相差3倍之多。

“原料如此大的价差,本地一些亏损的不良企业,为暴利铤而走险。”王伟良认为,工业明胶便进入了医用胶囊。在陈林看来,这些劣质的胶囊的产生,本身就是药企需求的结果,“一些劣质医药公司,专门买劣质的胶囊”。

陈林算了一笔账,以市场上销售的消炎药氟派酸(诺氟沙星胶囊)为例,售价最低时0.23元一板, 一板10粒,一粒售价为0.023元,分为三个组成部分,一颗空心胶囊成本1分,一个铝箔成本1分,医药原料的成本如果超过3厘就亏损,“如果不降低空心胶囊的成本,医药公司就得亏损”。

“为遏制亏损,很多医药公司选择价格低廉的胶囊。”陈林表示,虽然医药公司也生产价格昂贵的新药,可是普药占大多数。在整个胶囊产业链中,空心胶囊利润大致计算如下:明胶公司5%,胶囊公司10%。

目前,1万粒胶囊出售价为80至100元,也就是1颗空心胶囊1分钱。而以工业明胶生产的空心胶囊,价格为1万粒40元左右,也就是1颗空心胶囊4厘钱。胶囊制造商迎合医药公司,用劣质明胶生产空心胶囊,这正是“毒”胶囊滋生的土壤。

新昌当地多家胶囊企业负责人介绍,该镇一些小作坊,一家几口人组成一条生产线,为了适应了一些医药公司需求,购进工业明胶,然后利用当地胶囊公司的品牌以40元每万粒低价卖给医药公司,“他们只是赚人工成本,一家五口人,大概每月只能赚1万元左右。”儒岙镇村民直言,因为与药企常年打交道,“当地人一般不买便宜的药,只买贵的品牌药”。

祸起合伙承包企业

目前已有共8家涉“毒”胶囊企业,分别是:华星胶丸有限公司、新昌卓康胶囊有限公司、浙江新大中山胶囊有限公司、新昌瑞香胶丸有限公司、浙江林峰胶囊有限公司、新昌沃洲胶丸有限公司、浙江新昌创始胶囊有限公司、浙江新昌康诺胶囊有限公司。新昌县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罗某已停职接受调查。

“这次8家问题企业,基本上都是承包企业惹的祸。”陈林认为,这也是儒岙镇胶囊企业整顿留下的“遗毒”。

2001年儒岙镇胶囊发展至327家。不过,这些企业,多为家庭作坊企业,零散而难以管理。

2001年儒岙镇胶囊产业公司进行了“脱胎换骨”的改造,原本有327家企业,其中264家无证胶囊企业被取缔,15家非法经营生产企业被查处。“一些小低散劣的胶囊企业,通过合伙企业形式联合重组。”新昌县空心胶囊行业协会秘书长、浙江宏辉胶丸有限公司总经理徐宏辉回忆,当时很多小作坊企业合并成一家公司,目前整个新昌县有胶囊企业仅43家。不过在陈林看来,这些企业名义上合并,实际上仍是多个家庭作坊企业的联合体,这些企业各自采购,各自销售,各自赚钱,“此次涉毒胶囊企业,都是合伙企业。”

目前,新昌县对药品企业按等级实行等级监管,监督等级一般分AA、A、B、C四种。AA表示优质,每年抽检两次,12家;A级企业,不定期抽检,18家;B级,随时抽查;C级最差,为重点抽查企业。当地胶囊企业负责人透露,华星厂有15条胶囊生产线,有10多个股东,就是10多个老板,各自负责生产销售,只是共用“卓康”的牌子;而卓康厂也类似,有23条生产线,也有十几个股东,也就是十几个老板。

“华星厂与卓康厂管理混乱,都是C级企业。”陈林介绍,这两家厂屡屡被查出使用劣质原料问题,几乎每年处罚5次以上,虽然屡遭罚款,依旧没能彻底改善,“按照规定,早应该吊销营业执照了”。

“在浙江新大中山胶囊有限公司,老板将12条生产线全部租出去了,每条生产线月租金3.5万元。”当地一家胶囊企业负责人表示,这些承包商各自生产,也各自找销售。而其它几家涉“毒”胶囊企业也存在承包等分散经营混乱的管理模式。

此次涉毒8家胶囊企业,共有生产线约100条。一条生产线年产能约2.5亿粒,这些涉毒的企业年产能达250亿粒。一直以来,新昌药监局就查处生产劣质胶囊的企业。不过,多个作坊晚上偷偷生产,当地政府部门联合行动实行晚上断电,不断有村民“上访”。这样的斗争一直持续到“毒”胶囊案发前。

字体:【 】【收藏本站】【打印】【关闭】      我来说两句
    热点专题

Copyright © 1996-2007 HYEY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华源医药网 版权所有